不要关注这个号 看置顶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头像是@千帆画的我自设
微博@T2噬君体
AO3@T2phage

当我对世事厌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想到你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生活着、存在着,我就愿意忍受一切。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

【茂灵】SINSOLODAD

  1. 人物属于MP100,设定属于HP

  2. 私设多,不知道的全靠编

  3. 99%茂灵,1%将律,岛崎辉心证

    设定

    魔药(下)

         火焰杯(上)

因为一章很长所以拆开来发

是试发,正式连载有可能过年后开始

设定不清楚可以问我

埋了很多线索,所以不一定都会解答

正文会开三次,番外有结婚车

茂灵会虐,将律全程甜

以上ok?


魔药(上)

      霍格沃茨的食物一向很符合律的口味,牛角可颂酥脆可口,一口咬下烤至金黄的酥脆外壳,就能看见发酵出来的层层棉白面包,咬开的断面慢慢从粘连的状态涨开恢复成层次分明的样子。每天早上一个的牛角可颂是律最美妙的时光,但美好的时间总不会太长,因为往往他刚咬下一口,某个红发的烦人精就会从格兰芬多的长桌摸过来,心安理得地坐在他右手边的位子上,开始每天必行的唠叨。律虽然不会去仔细听,但在喝咖啡时总会有几句话混着浓郁的香气钻进大脑,无非是些杂七杂八的日常,律只会偶尔在茂夫被灵幻教授叫走后回应几句。但是今天,律破天荒的在铃木将开口之前说话了。

        铃木将看了看律左边的空位,又看了看握着银勺碎碎念明显很低沉的律,瞬间明白过来,茂夫又被灵幻教授给“借走”了。

     “说是借走实际上完全是不合理的压榨学生劳动力,校规里没有一条能证明‘在周末时教授能随意占用学生的时间’,灵幻……教授这样做完全不合理!”

     “嘛嘛,别在意那些啦,灵幻教授只是在帮律的哥哥补习啦。”铃木将拍拍律的肩膀,一边觉得就算生气也带着敬称的影山律愈发可爱,一边在左右两边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坐在律的右边,并不是怕律生气暴揍他,只是不想火上浇油。

       然而铃木将刚一坐下来,影山律就拍掉他的手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我要去学习了,别来烦我。”

     “啊,律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如去打魁地……好好好,我不去打扰你……”

       影山律将书包跨在肩上,从眼角确认铃木将安生地坐在长桌旁,长长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在担忧什么,又往上提了提背包带子大步往图书馆走去。

 

     “侘寂草的粉末能解大多数混乱神智的魔药,比如吐真剂和迷情剂,同时也能激发魔力,”灵幻坐在桌子上,侧头看着认真端详草药的茂夫,“当然,整株侘寂草的功效会更好,但是我目前只有三株,磨成粉末也能更好的发挥功效。龙套,你输出一点魔力进去试试……等等,我还是处理一下……”灵幻拿过茂夫手中侘寂草,与其他两株比较了一下,挑了株最短的递回去,“小心点,别太用力。”

       茂夫应了一声,低头盯着这株除了颜色外和茶叶几乎没什么区别的草药,慢慢向里输送魔力,乳白色的茶叶随着魔力延伸渐渐变的透明,在从根部到叶尖都彻底透明后,又从茂夫捏住的叶柄开始漫延炫目的色彩。那色彩很特别,五光十色还透着玻璃的质感,像是小时候从万花筒里看到的世界。

       茂夫不着边际地联想着,又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草药怎么会发光,就算他在魔法世界里学习了六年也没见过这种事,便抬头看着灵幻:“师匠……”

     “哦,龙套的魔法的颜色真好看呀。”灵幻干脆从桌子上下来,弯腰凑到跟前仔仔细细的观察。因为灵幻几乎贴在草药上,茂夫能数出灵幻有多少根眼睫毛,浓黑的睫毛在末端翘起,像是小勾子一般牵扯着他的思绪。他转而去看灵幻的眼睛,灵幻的瞳孔是深棕色的琥珀,倒映着他与闪闪发光的草药,像极了普通巫师等级考试那天晚上他用望远镜看见的星空。

       那厢灵幻终于结束了对草药的观察,直起身捏着下巴对茂夫说:“在古魔法时代侘寂草一直作为鉴定巫师天赋的工具,但是时代发展有了别的鉴定方法,对于侘寂草鉴定结果的划分也早就失传了。”

     “不过,龙套一定天赋异禀!”灵幻拍了拍茂夫的肩膀,另一只手竖着大拇指朝向自己:“你可是21世纪最强魔药师的弟子啊!要有自信啊!好了,把魔法收回去吧,记得也要慢点儿。”

     “是吗,”茂夫低头认真看着侘寂草,特异魔法光芒如潮水退去,透明的状态一闪而逝,侘寂草恢复成乳白色的茶叶——除了叶尖打着发黄的卷。

      灵幻也注意到了叶尖上的一抹淡黄:“就是消耗了一点药性,也在意料之中。不过,龙套,接下来就要注意了!”灵幻竖起一根手指,随着他说话的频率在耳边挥舞,“接下来就由你负责把这些侘寂草磨成粉末了,因为要保持药性,你要一直让侘寂草保持在透明的状态。能做到吗,要不要先实验一下?”

       灵幻将另外两根侘寂草递过去,露出的一截手腕惨白,青色的血管虬在其上,隐约有黑色的丝线缠绕。茂夫看得一愣,又迅速反应过来在灵幻生疑之前接过草药,熟练地从堆满自己课本资料的桌子上摸出研磨臼,开始几乎是每天的例行公事。

     “师匠,都说了不要叫我磨药了,我时间还是很紧的。”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虽然是自己每天来找他问问题,但他也非常熟练而自然地将一些必须用魔法处理的药材丢给自己来做。茂夫研磨草药次数太多了,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完全能一边处理药物一边观察背对着他摆弄架子上瓶瓶罐罐的灵幻新隆,同时还能漫无边际地回忆以前的事情。在最早先的时候,灵幻还会美名其曰为“这是对你的锻炼啊,龙套!这是考验你的毅力和对魔法的掌控力!加油,龙套,你一定可以的!”在坦白了自己并不会魔法后,灵幻则更理所当然地把那些魔法材料通通交给他处理,到现在几乎灵幻的私人储藏间里所有药材都经过他手,不论是不是非要魔法才能保留药效。

     “嘛,龙套,这就是对你的锻炼,考验你对魔法的控制力!”灵幻查看了一圈药材没有变质,便换了一面墙背对背茂夫捣鼓他的专业书了,“说起来,今年是最后一年,要进行终极巫师等级考试了,龙套你准备好了吗?五年级的普通巫师等级测试你可是压线过的,差点就没法继续学魔药了,接下来的日子你可要努力啊。”

       茂夫一声不吭地捣着药,眼神却粘在灵幻身上,随着掐腰长袍勾勒出的线条游动。灵幻的腰虽然比不上女生,但相较成年男性来说,还是细得不可思议,茂夫开始幻想从背后搂住他的手感,然而,手刚刚触碰到灵幻的腰就被羊皮卷打醒了。

       抬头一看,灵幻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边,手里还握着卷成棍状的羊皮纸:“龙套!我和你强调过这个侘寂草要仔细处理吧,别东张西望,小心一点,药效不能保留下来怎么办。”

    “可是,”茂夫把研体举到灵幻面前,“师匠要的就是这样吧。”

       研体里的乳白色粉末和书中说的一样,闪烁着透明的光,像是混进去了几十颗小钻石。乍一看不起眼,稍微探究一下就会发现其中的珍宝。

     “是……是的,就是要这样的,”灵幻拉开另一把椅子在茂夫左手边坐下,摊开羊皮纸又从桌上的笔筒抽出只羽毛笔,用羽毛指指他,一副教训人的模样却又毫无狠气,“不过你也要用心,不要东张西望,这是锻炼你的基本功,基本功,专心一点。”

     “是。”茂夫应了一声,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正在专心在羊皮纸上写着些什么的灵幻,他拿着的是自己的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把灵幻的办公室变成了专属自习室,两人的东西混杂在一起,整理书包的时候经常在魔法史和魔咒课本之间发现几本高深的魔药学专业书,有时候也会在灵幻的书架上找到失踪已久的课本。

       茂夫又抬头看看笔筒,几乎都是自己的羽毛笔和他送给灵幻的会自动记录的羽毛笔。不仅仅如此,整间办公室几乎塞满了他和灵幻的日常:盘悬在头顶的小小找球手龙套模型,还会在灵幻命令下表演俯冲和倒挂飞行;堆叠在角落洗净的牛奶瓶,有时候灵幻会拿那些玻璃瓶装一些不怎么重要也不危险的魔药;塞在书架缝隙间的巫师棋,是灵幻送给他的第一件圣诞礼物,最后还是被茂夫拿过来要灵幻教他玩。

       最后,茂夫的目光停留在灵幻身上,就像过去六年间的无数次,他一直注视着灵幻。他常常在作业遇到问题时停下来,想问问灵幻,但绝大多数时间侧头发现灵幻正专心致志的研究着一本破破烂烂的小书。那书不过巴掌大,封面漆黑看不清名字,茂夫也没把这本书放在心上,他一向不擅长学习,只是觉得呆在灵幻这儿格外安心。

       灵幻的办公室是应他的要求在一楼专门开辟的单人套间,理由是地下室的办公室过于阴暗潮湿,不利于教授和学生的身心健康。当时的校长最上忙着整世界乱跑抓黑巫师,大笔一挥就同意了,为了防止魔法史上第一哑炮魔药学天才被害,还施了几个法术,不过时间久远附着在门上的法力渐渐消退,茂夫没试几次就把最上的印记抹掉换成自己的。

       那印记没有什么特殊用途,只是把一些不该进来的东西挡在外面,比如恶灵——“喂喂,茂夫,让我进去,有带给灵幻的口信。”

     “师匠,不能教我点高级魔药吗,比如吐真剂或者迷情剂?”茂夫对小酒窝的呼唤选择性忽略。

     “你现在要练的是基础,吐真剂未免有些好高骛远了,”灵幻停下笔看着他,尾端的羽毛扫过下巴,“不过,龙套的愿望是做傲罗吧,那吐真剂又是必须学会的。真是的,明明到现在稍微复杂一点的配方都会手忙脚乱,每次看你熬药汤都让人心惊胆战……”

     “喂喂喂!茂夫,快放我进去,我有很重要的口信要带,十万火急!”

       正滔滔不绝的灵幻就看见小酒窝像牙膏一样从墙缝里挤出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飘了过来。灵幻便收拾住唠叨,侧耳去听小酒窝的口信,同时用眼神示意茂夫专心研磨草药。

       茂夫没去理会灵幻的眼神,死死盯着附在灵幻耳边的小酒窝。不过好在口信也短,小酒窝一边疯狂冒冷汗一边飞速说完话,然后迅速从灵幻身边飞到房间最远的角落。

     “抱歉啊,龙套,今天就到这儿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刚好今天天气不错,去打打魁地奇吧,你可是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长呢,带队员去训练去,可千万别被说不称职。”

     “明明是师匠先占用我的周末时间,”茂夫横了小酒窝一眼,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研体中乳白色的粉末闪闪发光,但又没有任何收拾东西的意向,“还不肯教我药方。”

     “啊啊啊我知道了!”灵幻抓了抓头发,从桌子上的书堆里抽出本厚重的牛皮书怼进茂夫怀里,“《专业魔药指南》拿回去自己看,现在赶紧去打魁地奇休息一下!我也要去忙了!”

     “灵幻,快一点,大家都在等你呢。”小酒窝见灵幻还打算等茂夫清好东西才动身,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龙套,你把药粉装进玻璃瓶就回去吧。”灵幻说罢就匆匆离开办公室。

     “下次再离师匠这么近就除了你。”确认灵幻已经走远,茂夫用飞来咒从角落召唤来个瓶子,又用魔法把粉末装进瓶子,间隙时抬头瞥了他一眼。

       那眼神犀利无比,带着不容忽视的杀意,小酒窝立刻就把“还是因为这个消息不能告诉学生我为了避免你听到才那样”换成:“我下次绝对不会!不过,既然那么喜欢灵幻你怎么还不去告白?”

       本来是为了求生而说出这句话的小酒窝惊讶地发现茂夫居然脸红了。这要是叫斯莱特林那一群女生看见了,不知道会让多少人心神荡漾。

    “喂喂,还没告白就脸红成这样怎么回事?看上去真恶心。”

    “因为……想起了和师匠……”茂夫拎着用魔法收拾好的书包站起来,伸手遮住微红的脸,“果真太明显了吗……”

       绿色的恶灵飘在空中,抱着手臂看着自从长大后就很少害羞的茂夫:“你和灵幻做了什么?”

        茂夫别开头:“去年圣诞节,在槲寄生下,亲了师匠。”

      “!!!!!”

       小酒窝因为太过震惊暂时失去了语言能力,而茂夫也一副明显沉浸在回忆里的模样,锅盖头下的耳尖红的几乎要烧起来。

       等小酒窝消化完这一消息后,看着脸红的茂夫,又面临着槽点太多不知从何说起的问题。最后挑了一个最当紧的开始:“但看灵幻的样子你们还没交往吧,怎么就亲上去了,还在槲寄生下?”

     “……因为师匠在槲寄生下沉思的模样太可爱了……”

       哦,原来是这样,茂夫也是十八岁正当年的少年人,会有这种冲动是理所当然的——才怪!为什么会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有这种冲动,还觉得可爱?

       勉强将吐槽吞下,小酒窝晃晃悠悠飘进墙壁,临走前抛下一句:“那么喜欢就赶紧去表白啊,虽然我觉得灵幻不会答应就是了……”



 

渴望评论!!!

因为这原本是我打算四月开的坑,没想到现在就写出来了(我会考虑评论来决定是否现在就开这个坑)

*在槲寄生下接吻

侘寂草是我自己编的,不要当真



评论(5)
热度(185)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不要关注这个号 看置顶 | Powered by LOFTER